姚洋:资管新政的得失

手机彩票网登入

世界浙商网讯2020-01-06 16:41:00来源:浙商智库作者:姚洋

  “过去两年经济增长减速不是中国经济的规律造成的,完全是政策造成的。为什么2018年以来经济增长减速这么厉害?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去杠杆。去杠杆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做得太快太猛了,而且有些地方也做过了。 

  中长期来说,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问题。

 

 

  非常高兴再次来到浙江和浙江的企业家做一次分享。上一次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参加浙江高质量发展交流会。这一次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国经济转型以及展望。

  刚才发布了浙商发展研究院作的《2020经济趋势“三原色”报告》。我把其中的“蓝皮书”认真读了一遍,发现浙商对明年经济的估计是偏悲观的,70%的企业认为明年利润将持平或者下降,80%的企业明年不会投资或者处于观望状态,这是非常悲观的预测。社会上也流行一种说法,即将过去的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是会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看来悲观情绪还是非常重的。

 

  我今天想分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如何认识近两年经济增长减速,因为正是经济增长减速使得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悲观情绪。悲观情绪一旦上来会不断地持续自我加强,因为一问旁边的人会不会投资,如果旁边的人都回答不投资,你也不会投资,而且大数来说这样的判断是正确的。减速是不是我们经济增长的规律性东西?如果是规律性东西,挺过去就完了。但是我想说,这不是我们经济增长的规律性东西,过去两年经济增长减速不是中国经济的规律造成的,完全是政策造成的。那么,是什么样的政策造成了我们过去两年经济增长减速? 

 

  二是展望未来经济。第一个展望还是要回到政策,如果国家的政策有所调整,那么明年的经济会比今年好。中长期来说,中国经济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大问题,你可以说出很多很多小问题,但都是发展中的问题。总体而言我们国家经济的增长态势是好的。 

 

  如何认识过去两年经济增长减速

  首先讲一个结构性问题。很多人讲中国经济增长减速是结构性的。2016年权威人士刊文说,现在已经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是“L”型,既然是“L”型,还没有见底,所以经济增长速度还在下来。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我觉得有部分道理。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从2010年开始持续下降,这有背后的规律。整个中国经济增长是在转型,不再是以出口为推动力的经济,消费增长占到全部增长的75%以上,从外生增长转向内生增长。我们的需求都是国内自己创造的,一边创造自己的需求,一边增长,所以速度自然就慢了。

  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国家经济增长的周期性因素。大家回想一下,2016年、2017年,企业是不是活得很好?我也看了浙商发展研究院给出的数据,浙商在2016年、2017年,尤其是2017年非常好,那一年的进口增速是30%多,出口也很好。出口意味着外需增加,进口大了意味着内需增加,说明你的经济在复苏增长。2016年、2017年经济已经走入新一轮的增长周期。有的人说任泽平(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的预测错了,我认为没有错,那个时候的预测是对的,只不过2018年政府政策改变了。 

  2016年、2017年的增长新周期是怎么来的?是因为国家政策。2016年政府开始强刺激,上一轮房价上涨就是2016年,深圳房价涨了40%~60%,有些地方翻番,比如苏州涨幅在60%以上,就是那一轮的经济刺激造成的。那一轮刺激有用吗?有用,而且很快见效,大宗商品价格都上涨了。我学到的经济学告诉我,经济下行的时候搞供给侧是没有用的,减税也没有用,因为整个社会缺的是需求,不是缺供给。因为中国的需求增加了,带动了全球经济的增长。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认为,全球2016年以来的扩张是中国造成的。中国的经济增长占到全球经济增长的30%,钢铁、煤炭、铜、铝占到全世界产量的60%~80%,石油新增产量50%以上都是给中国的。只要中国经济一增长,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一定上涨,因为中国的体量已经足够大了,中国打一次喷嚏,全世界感冒。

  中国经济增长是有周期的,只要政府愿意去刺激经济,那么经济就会复苏。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刺激对不对?我认为是对的,结构调整已经基本到位,剩余产能已经去掉了,活下来的都是赚钱的。

  这是背景的材料,不能用结构性因素来解释这两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减速。为什么2018年以来经济增长减速这么厉害?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去杠杆。去杠杆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做得太快太猛了,而且有些地方也做过了。

  资管新政的初衷

  去杠杆的初衷是要控制金融领域的风险。从2010年开始中国影子银行发展非常快速,互联网金融发展非常快速,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但是也出现了很多问题,积累了很多风险。

  去杠杆的具体内容是什么?首先就是控制银行资金流向影子银行。中国的资金主要是在银行,因为老百姓愿意存钱。中国老百姓还是比较保守的,把钱存到银行去,虽然获得的利率不高,但是至少可以保本。所以银行手里有很多钱,但是银行的钱如何流向实体经济,这是一个大的问题,在中国一直没有解决。我们搞了那么多年的改革,但是一个改革没有做,就是利率市场化。这些年搞影子银行是变相把利率市场化,银行资金通过各种渠道流向债市和股市,使得中小企业获得融资。这样也产生很多问题,就是多层嵌套的问题,即所谓的监管套利,用各种各样的通道把表内资金转移出去。这里隐藏着很多风险,因为会造成监管的盲区。这次资管新规有一个很大的内容就是银行表外业务回归表内,表内规模控制住,资本金要占到全部资产的8%,杠杆12倍,一下子把资金收缩回来了。

  第二个是资金池。所谓资金池就是把不同来源的资金捆在一起,然后再去投资。这里有一个潜在的风险,资金来源很多都是短期资金,但投的是长期项目,能一直滚下去的话没有问题,但是一旦资金供给端产生问题,比如说供给中断了,那你就滚不动了。这就是所谓的期限不匹配,底层资产不清,造成一些风险。通过资金池的整顿可以防范风险,但也使我们金融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也就是组合风险的功能。银行也是风险组合的结构,资金有长有短,这不就是给普通的客户做风险的组合吗?现在要求他们不能做风险组合了,现在要求银行理财产品分离,成立理财子公司,理财子公司得告诉普通消费者底层资产是什么。比如说浙江要修一座桥,这个桥回收周期怎么也得十几二十年,把这个情况告诉普通老百姓,老百姓还会去投吗?我们这些理财产品要想很快地扩大规模就有难度。理财公司告诉你有风险,这是对的,但是想让老百姓适应这种投资方式的话是有难度的,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让这些理财公司有组合风险的能力。

  第三个是P2P。P2P是金融创新的一部分,按理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是多中心的分散方式。但是很多P2P公司都是弄一个资金池,还有一些骗子公司,纯粹就是骗钱的,把P2P公司掏空,然后跑路,所以对它们的整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第四方面,影子银行的发展以及直接融资这块的发展非常快,但是金融秩序的确出现了紊乱。我们有很多资产发生了转移和掏空,而且很多资产事实上都是借来的钱,这样的人一定要打击。

  去杠杆“误伤”民营企业

  资管新政的初衷是好的,而且很多做法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做得太快太猛,超出了一开始想象的空间,结果是资金发生特大的困难,尤其是中小企业非常困难。本来去杠杆要去的是国有企业的杠杆和地方政府的杠杆,但是我们的中小企业无辜躺枪,运转不下去,造成了经济的下行。 

  另一方面是股市,很多企业股权质押爆仓,被国有企业收购。有些企业家还能留下一点东西,够养老的钱,但是也有些企业家一夜之间从亿万富翁变成了赤字“负”翁。

  是不是政府的政策变了,要收割民营企业了?不是,大家仔细地研究一下习总书记两次讲话,一次是给民营企业家写信,还有一次是开了民营企业家座谈会,说到一句话,“民营企业是自家人”。这句话很有深意。国家和党的政策没有变化,唯一的问题就是政策出现了偏差。

  给直接融资机构一条活路

  怎么看待未来一年乃至中长期的经济增长态势?预见明年的经济会发生什么是很困难的,但长期来说比较好预测。林毅夫老师曾经跟人打赌,“20年后中国经济会超过美国,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觉得用不着20年,十年之后就会超过。 

  最近有一个争论,余永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说我们要加大财政刺激的力度,要保6%,否则企业家的信心会下滑。他认为货币政策已经不管用了,要加大财政的刺激。另外一些人说经济调整还没有到位,应该在短痛和长痛当中做一个抉择,长痛不如短痛,挺过去,我们的经济就好了。我不赞同这种观点。是的,我们国家的经济是要转型,但是不是要养一只金鹅,就要把所有母鸡都杀掉,要这样干吗?我们中国市场足够大,可以盖一个鸡场,再盖一个鹅场。

  但是,财政扩张是不是好的办法?如果不能改变资管新政,我们财政政策也不会起到作用。对比一下今年和2016年,今年我们上半年多增加的货币相当于2016年全年的3/4,货币增量非常大,而地方国债达到5万亿元,只比2016年少1万亿,但是没有起作用,原因是资管新政切断了地方政府投资的放大效应,也切断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

  以前地方政府拿了专项债以后搞投资,用投资撬动很多社会资金,比如说委托贷款、信托。中国地方政府的信誉度在大家心目中还是比较高的,我们的城投债从来发生过违约,因为这是国家信用。以前只要是政府性投资,社会就会跟投。今年地方政府5万亿资金砸下去都不太管用,社会资金跟不上了。社会资金为什么不起作用?因为我们的银行资金没法传导到实体经济当中。我问过很多金融机构为什么不给中小企业贷款,很简单,风险高,而且量又很小。所以原本是中小银行、直接融资机构主要在给中小企业贷款,现在直接融资基本上没有了,中小银行也没有钱了。中小银行里面存在一个期限错配问题。中小银行借的都是短期资金,贷的是一年以上的长期资金。如果真正滚动起来就没有问题,但因为“包商银行事件”把资金的供给方给切断了,出现了巨大问题。 

  我在这里呼吁政策制定部门,明年一定要做一些调整,恢复中小银行信誉度,我们也要改变资管新政,要解决银行资金流向直接融资机构和期限错配问题,另外也要考虑,不能把偏好高风险的直接融资机构都打死了,因为他们是给中小企业融资的主体。 

 

  中国大部分资金是在银行体系,如果不能找到一条路让银行体系的资金流到直接融资去,那么就会出现一种情况,一方面,资金拥堵在银行体系,另一方面是企业拿不到资金;一方面我们的资金很便宜,但是另一方面对于我们中小企业来说资金又极其昂贵。显然,我们的金融体系出现大问题了。 

 

  如果我们的政府能做这些调整,那么明年经济复苏是大概率的事情。 

 

  政策一旦回调,经济就会重回正轨

  我对中国中长期的经济增长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中国的基本面没有问题。 

 

  说实话,中国的产品在世界上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我觉得我们要有耐心,不要着急。中国的储蓄率仍然非常高,研发投入非常大,占GDP的总量是2.2%,超过了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我们做得不好吗?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全部产业目录的国家,我们的企业都在转型升级,都做得非常好。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中国有多大呢?广东省的经济总量单独拿出来,在世界国家排名当中第14位,山东也是第14位,浙江应该是第16或者17位。按照这个趋势再增长十年,广东和山东成为世界十大经济体之一一点问题都没有,浙江能进入前15。我们有巨大的市场,一点都不用担心。但是我们还是要适应低速增长,不可能回到增长8%~9%的状态。这也是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比如说日本在70年代以前平均增长速度在9%以上,60年代是10%,但是70年代、80年代掉到了3%,90年代之后是零。中国是巨型经济体,还有很多地方发展速度可以很快,未来五到十年能保持5%~6%的增长速度已经相当不错了,我们现在是14万亿美元的体量,5%就是7000亿美元,这是一个中型国家的规模。每年产生一个中型国家,这已经很好了,没有必要着急。 

 

  总结一下,短期来说中国经济有难度,这个难度不是因为中国经济本身造成的,而是因为政策调整造成的,政策一旦回调,中国经济就会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来。长期来说,中国发展没有非常大的问题,十年之内中国成为中国第一大经济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姚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本文根据姚洋12月20日在“志怀与远见——2019(第十二届)《浙商》年会”上的发言整理)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

网站地图 万利彩开户登入 征途在线娱乐网址登入 太阳城集团官方网站
新沙龙国际娱乐登入 太阳城 申博代理网址 太阳城申博开户
万家彩票app下载 9188彩票网北京时时彩 太阳城在线开户 昆山国际皇冠酒店
万利彩注册登入 彩运来是不是欺诈平台登入 彩管家app下载登入 万利彩开户登入
征途游戏名字登入 征途在线app下载登入 新宝彩票app官方下载登入 彩运来注册登入
4444ib.com 5TGP.COM 8DQS.COM 181ib.com 1112933.COM
717sj.com XSB897.COM 789XTD.COM 638PT.COM 157ib.com
18888shenbo.com 333xsb.com 1112938.COM 131PT.COM XSB438.COM
1112898.COM 191tt.com 383sunbet.com 675SUN.COM XSB698.COM